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118论坛公式规律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深度  >  正文
70年前,這兩位嘉興人在開國大典登上了天安門城樓
2019-10-03 10:11:20

  70年滄海桑田,70年追夢不止。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按動電鈕,五星紅旗緩緩升起,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在那天的天安門城樓上,人群中還有嘉興人的身影。


1949年9月19日,張元濟受毛主席邀請同游天壇(右二為張元濟)。(照片由張元濟圖書館提供)


沈鈞儒:銀髯飄逸的睿智老者


沈鈞儒 (攝影 袁培德 資料翻拍)

  【人物名片】

  沈鈞儒(1875年1月2日—1963年6月11日),字秉甫,號衡山,浙江嘉興人,清光緒進士。1905年留學日本,回國后參加辛亥革命和反對北洋軍閥的斗爭。1912年加入中國同盟會。五四運動期間,撰文提倡新道德、新文化。曾任國會議員、廣東軍政府總檢察廳檢察長、上海法科大學教務長。他是中國民主同盟的創始人之一。新中國成立后,歷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和民盟中央主席等職,被譽為“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幟”、“愛國知識分子的光輝榜樣”。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在天安門城樓隆重舉行,嘉興人徐肖冰作為電影紀錄片的攝影師,與同樣是攝影師的愛人侯波女士一起拍下開國大典的莊嚴時刻。

  在徐肖冰的鏡頭下,一位銀髯飄逸的老者站在毛澤東主席的左后方,身材清瘦、儒雅威嚴。他就是原民盟中央主席、新中國第一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被贊譽為“民主人士左派的旗幟”的沈鈞儒。

  不論是在記錄開國大典的照片里還是畫作里,沈鈞儒的形象總是特別顯眼。

  開國大典當天,沈鈞儒還當選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當時沈鈞儒已是70多歲的老人了。

  沈鈞儒在中國民主憲政運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地位。他從民初國會議員,到新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副主席;從1913年參與起草《天壇憲法草案》,到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的起草委員,在中國憲政史上實屬罕見。

  在故鄉嘉興,沈鈞儒停留的時間不長,卻將自己的身影印刻在了嘉禾大地。他在《嘉興》一詩中對故鄉作了這樣的描繪:

  繞城宮柳拂長街,橋外睛漪凈似揩。

  寄語里人須早起,南湖煙景曉來佳。

  桐鄉李子滿籃兜,王店荷花貼水浮。

  行過雙山一凝望,蔣侯第宅最宜秋。

  沈鈞儒祖居在嘉興南幫岸3號(嘉興市環城南路),始建于清代嘉慶、道光年間,后來改建為沈鈞儒紀念館。

  國慶長假里,有不少市民走進了這個古樸雅致的江南民居,探尋沈鈞儒的人生軌跡。走進沈鈞儒紀念館,一座銅鑄的沈鈞儒先生坐像立于紀念館前廳,先生的風采依稀從銅像中傳遞了出來。

  參觀沈鈞儒紀念館,大量先生的照片和使用過的物品展現在人們面前。沈鈞儒紀念館工作人員朱菲菲告訴記者,這幾年,隨著嘉興紅色旅游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的人走進沈鈞儒紀念館。2017年,紀念館接待了需要配備講解的團隊130多個,2018年增加到300多個,今年截至目前已有400多個。“其他沒有申請講解的團隊和參觀的散客就更多了,每年寒暑假,紀念館都能迎來眾多的學生參觀者,開學之后以成年人參觀者居多,今年國慶假期第一天就迎來了許多市民。”

  在沈鈞儒后人眼里,沈鈞儒雖一生從事革命,卻是個感情細膩的人。在那血雨腥風的歲月里,他仍舊保持著中國傳統的濃厚親情,他被女兒沈譜稱為“愛的化身”。

  2008年出版的《沈鈞儒家書》,匯集了他從1901年到新中國成立后寫給親人的200多封信。在為信仰的事業奔波忙碌時,他還不間斷給孩子們寫家書。沈鈞儒一生重情,他在1922年寫下了3萬字的《家庭新論》,說“兒童是人類愛的維系物,社會制度無論變遷到如何程度,愛就一個字,必終為社會建設的基礎……”

  沈鈞儒一生不吸煙、不嗜酒、不賭博。沈鈞儒的這些行為,給他的后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效法實踐。

  沈鈞儒先生1963年逝世,在先生的影響下,沈鈞儒先生的親屬向紀念館無私捐贈了大批珍貴的實物、史料,極大地豐富了紀念館的館藏。

  有研究者稱沈鈞儒是吳越文化之子,他的身上既有吳文化的親厚、友善、忠義、愛家等風范,又流淌著剛毅、堅貞、頑強的越文化血液。他一生愛國憂民,追求國富民強,這也是世世代代優秀的中國讀書人的思想傳統。


張元濟:日記展現開國大典盛況


1950年8月20日全家合影,坐者為張元濟先生。(攝影 袁培德 資料翻拍)

  【人物名片】

  張元濟(1867年10月25日—1959年8月14日),字筱齋,號菊生,嘉興海鹽人,清光緒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曾任清廷刑部貴州司主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等職。在參與戊戌變法失敗后,在南洋公學(上海交通大學前身)譯書院任總校兼代辦院事。后進入商務印書館,主持出版了大量教科書、工具書、古籍、期刊,翻譯引進了眾多外國學術與文學名著、科學讀物等,被譽為中國現代出版第一人。


  “晨微雨,午飯后漸晴霽。是日通知下午三時在天安門樓上行政府成立禮,升旗、閱兵、游行。余挈英兒同往。拾階而上,見游行隊伍坐廣場,蜂屯蟻聚。屆時贊禮宣布開會,作樂鳴炮,宣讀公告。繼朱德閱兵,先步兵,后機關槍,次炮兵,次海軍,繼騎兵,繼坦克車而飛機則翱翔上空,寥寥無幾。行伍行畢,游行方始。余即率英兒下樓與胡子昂同車歸寓,時方六時。八時半即睡。聞外間游行歡呼聲至夜半方止。”

  ——摘自1949年10月1日張元濟日記

  70年前開國大典站在天安門城樓上的嘉興人,還有張元濟。他在寥寥幾語中生動地寫出了當時的情景。除了這份日記,張元濟的嫡孫、上海文史館副教授張人鳳也多次在文章中回憶了張元濟先生參加開國大典的始末。

  1949年5月底,上海全境解放。6月初的一天,陳毅擔任新中國的上海首任市長。張人鳳曾撰寫回憶:“6月初的一天,陳毅市長協同華東局統戰部秘書長周而復同志親自登門拜訪。經過推心置腹的交談,祖父一改幾十年不涉足政治的慣例,欣然參加多項政治活動和重要會議,為上海解放初期的穩定秩序、恢復經濟獻計獻策。”

  同年9月6日,83歲高齡的張元濟作為特邀代表啟程赴京參加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9月8日午后到達北京,張元濟作為特邀代表是由毛澤東主席親自審定的。

  張元濟參加開國大典,是由兒子張樹年(張人鳳父親)陪同參加的。據張人鳳描述:“開國大典定在10月1日下午3時舉行,政協委員們早早來到了天安門。那時天安門沒有電梯,祖父沿著嵌建在城墻內高高的七十余級臺階,拾級而上。走到城樓西側剛站定,便有工作人員搬來一把椅子請他坐下,父親則站立在他的背后。大家一起聆聽毛澤東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起向冉冉升起的五星紅旗行注目禮。”

  從張元濟的日記中也可以看出,游行活動開始后,張元濟就和胡子昂等一起返回賓館了。游行活動一直持續到晚上9點,而后還有群眾自發集會繼續歡慶游行。平時習慣早睡的張元濟雖然8點半就上床了,但他聽到外面的歡呼聲、口號聲此起彼伏,自己也不免心潮澎湃,久不能寐。

  從9月6日上海啟程、8日抵京,到10月19日乘車離京、21日返回上海,張元濟先生此行前后40多天。“張元濟先生的日記和張人鳳先生的回憶都足以證明,先生赴京參加了開國大典。”張元濟圖書館館長楊劍說道。

  張元濟先生一直心系家鄉,1907年,他專程回海鹽視察了四處新辦學堂,并提出了具體辦學意見;1946年,海鹽中學創辦,缺少校舍,張元濟把坐落在縣城虎尾浜的祖宅三十六間和宅基地六畝半借給海鹽中學,1951年全部無償捐贈。他堅持“鄉賢遺著斷不可交臂失之”,竭力搜求、保存海鹽先哲遺著355部,計1115冊。

  而張元濟先生的后人同樣高風亮節,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張元濟之子張樹年,以及孫女張瓏、孫子張人鳳陸續向家鄉捐贈各類文物(物品)近150種,共200余件,包含近代文獻、張元濟手澤等。

  張元濟先生留給家鄉的不僅僅是器物,更是他一生重文重教的精神。

  “數百年舊家無非積德,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張元濟先生晚年題就的這副對聯,以石刻的形式佇立在張元濟圖書館前,潤物無聲地影響著所有經過的人。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記者 黃燁 編輯:孫雪 責任編輯:張超柱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