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118论坛公式规律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旅游  >  正文
走遍中國:平望,望極與天平的運河古鎮!
2019-11-11 15:54:45

微信圖片_20191111151953.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1956.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1959.jpg


  流淌千年的大運河,造就了一幕幕絢麗燦爛的歷史篇章,也孕育出一座座璀璨明珠般的運河古鎮。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平望鎮就是其中之一。平望緣運河而生,自明清以來一直是我國江南經濟重鎮,因一派湖光水色,望極與天平而得名“平望”。

  2019年11月9日,我應邀隨長三角主流媒體記者和網絡大咖一行30多人,去平望古鎮采風。通過行走“四河一湖”孕育的古鎮、登上古老的石拱橋、漫步歷史文化街區、游覽秀麗的鶯脰湖、品嘗平望美味、體驗運河畔的“農文旅”“企文旅”融合,讓我真正領略了平望這個望極與天平的運河古鎮的美麗風貌和時代風采。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058.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00.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03.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06.jpg


  一、行走“四河一湖”孕育的古鎮

  早上,嘉興的天空藍得純凈,藍得美麗,幾絲白云像綢帶一樣在天空飄飄悠悠。我們乘坐汽車,一路灑滿歡笑,愉快地沿著蘇嘉公路,往北向平望方向駛去。一路上,蘇嘉公路兩旁紡織企業和各類市場林立,田野里金黃的稻子,像閃閃發光的金子,低著頭在隨風擺動。汽車越是往北,大大小小的河、蕩、湖也越來越密集,在初冬的陽光下折射出熠熠的光芒。

  汽車行駛一個來小時,就到達了平望古鎮,放眼望去,我完全被這里的湖光水色所環繞。

  我漫步在平望鎮南的鶯脰湖邊,沁人的微風輕掃湖面,浪花拍打著岸邊。美麗清純的鶯脰湖,像一塊無瑕而綺麗的翡翠,墨綠欲滴,真讓人賞心悅目。藍天、白云、綠樹、蘆葦、稻穗,構成了一幅美妙的圖畫。

  在平望,京杭大運、市河、頔塘、太浦河、新運河、鶯脰湖,在古鎮交織出一張龐大綿密的水網,船行四方,北上蘇州、揚州,南至嘉興、杭州,東去上海,西往湖州,都在這里交匯輻射。如果說京杭大運河是一根銀色絲線,那么平望就是穿在這根絲線上的一顆晶瑩閃光的珍珠。

  當我沿著古老的運河,行走在平望古鎮,輕撫著斑駁的墻壁,歷史的氣息就迎面向我撲來。仿佛讓我穿越到了幾百年前繁華與榮耀的平望古鎮。

  平望,取自“天光水色,一望皆平”之意。從5000年前龍南原始村落走來,平望在與大運河的相依相守中,書寫了不朽的傳奇,積淀了深厚的底蘊。

  平望,鑲嵌于上海、杭州、蘇州、嘉興之間,沿著古運河生長,是由古運河、頔塘、太浦河、新運河、鶯脰湖“四河一湖”孕育的一座古鎮,造就了平望曾經“舟船迤邐,一河漁火,十里歌聲”的繁華盛景,也形成了與眾不同的特質,既凝聚了江南水鄉的精致細膩,也融合了吳風越韻的大氣古樸。

  不過,在漢唐時,平望雖有其名,但基本上仍像是一塊野地,“淼然一波,居民罕少……天光水色,望皆平,此平望所以得名”。但此“望”或許望及太湖,因為它本就是古太湖旁的一處葭葦澤灘,只是洪荒歲月風浪蝕岸,海侵沙隆,從此斷了與太湖的相連。

  到了唐朝,貫通從平望到浙江湖州南潯的頔塘開通,則為平望鎮的交通要沖地位的建立奠定了基礎。塘者,是太湖地區兩堤夾一河的整體工程,頔塘始建于晉,完成于唐,實際上它也是太湖原生南岸,原稱荻塘,意為蘆葦叢生之塘。唐代湖州刺史于頔,貫通頔塘,民頌其德,所以更名為頔塘。

  頔塘這條東西走向的人工運河,不僅成為太湖南岸重要的航運、防洪和灌溉通道,而且頔塘水注入到平望鎮區南郊的鶯脰湖。使運河、頔塘兩條河流相會于鶯脰湖,如同兩條高速公路相交,帶來了大量的人流物流。從此,平望既有兩河相伴,又有鶯脰湖滋養,不僅引來無數人文吟唱,顏真卿、楊萬里都曾留下詩言,連清朝康熙、乾隆帝下江南,也要在鶯脰湖邊口占御詩幾首,當代陳去病、柳亞子、費孝通等鄉賢也曾駐足平望鎮低頭吟誦。一組“鶯湖八景”,向我們描繪了頔塘躍馬、平波夜月、元真仙跡等平望八處勝景。

  唐代頔塘開通以后,就在平望的大運河邊設置驛亭。從此,平望才真正開始有居民聚集。宋代以后,這里處于運河交通要道,一時富甲天下,經濟和政治地位倏而大幅提升。

  在其悠長的歷史長河中,1368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份。這一年,是明洪武元年。開國大將徐達自太湖趨湖州,副將常遇春破張士誠婿潘原紹赤龍船于平望,俘獲殆盡,毀其土城為鎮。屬吳江縣,置巡檢司、平望水驛,為八省通衢。“地方居民三千余家,百貨湊集,如小邑然。”由此,平望形成了真正意義上的鎮級建制,雖歷經水荒、倭患、戰火,仍以生生不息的發展活力,“屹為吳江巨鎮”。

  可以說,平望的興盛仰賴于江南運河流經其境,它擔負著向中央王朝運送物資的漕運任務。大至巨木怪石,小至珠寶香料,無所不備,以糧食所占份額最大,也最重要。湖廣等地的糧食沿長江東下,在鎮江折入大運河南下,運抵全國首屈一指的經濟中心蘇州,然后再轉口他處,于是形成了以蘇州為中心,包括楓橋市和平望鎮的米市群落。

  晚明時期,來自湖廣的稻谷由商販沿長江、運河販運至平望,再由米行轉手販賣給鄰近城鎮的客商。如此風氣使然,加上水多地少,平望完全不同于附近許多以蠶桑絲綢業為特色的小鎮,反而“飼蠶者少,服田者多”,“以米業為大宗”。米業又順勢促進了商業的蓬勃興旺,到民國時期,彈丸小鎮竟然開了446家商號,油醬業、茶館業、典當業、藥材業等,一時紛紛興起。

  除漕運之外,運河的民間運輸更是發達,這也是沿運河鄉鎮的繁榮之源。如糧食、蠶桑、絲綢、水果、茶葉的運輸,還有沙石等建筑材料,大多依賴運河流通。

  運河上長長的船隊,如同水上列車,構成運河一大景觀。宋代以后,封建政府特許漕運者從事一定范圍的販私活動,使漕船也參與了南北商品的交流。每年通過漕船的往來,南方的大批紡織品、百貨以及茶葉、水果等,進入京師及北方各地市場。同時,北方的煤炭、大豆、梨、棗、柿餅及其他物產也流入南方家庭,頗似今天“南糧北調,北煤南運”的物資流向。舊日里招手呼船,從船家手中購得各種果食的場景,至今仍然深印在許多上了年紀的平望人記憶中。

  近代上海開埠后,因其位于長江出海口的最優越位置,迅速取代了蘇州的地位,一躍成為江南乃至全國的最大城市。滬寧、滬杭鐵路也以上海為中心,在之后的歲月里向中國南北延展。

  隨著陸上交通興起,雖然古鎮大商巨舶的情景已消逝,但留下的碼頭、寺院、橋梁、糧倉等遺存。諸如“城壕里”、“司前街”等古老地名,仍依稀顯露著當年的繁華。

  同時,古鎮與運河相伴共榮的歷史也并未終結。運河上緩慢的貨船始終未消失,大宗基建物資仍依賴這種成本低廉的運輸方式。

  1958年,來自7縣市12萬農民來到平望鎮區北面,開始了開挖太浦河的偉大工程,好事多磨,直到2000年實施三期工程,從江浙的太湖到上海黃浦江的太浦河工程終于完成。

  1968年,在平望鎮區西面1公里處開挖平望新運河,是包圍平望鎮區的第四條人工河,由此,京杭大運河繞開了平望鎮區。新運河,對保存保護平望鎮起到了決定性作用。所有客貨船舶繞鎮而過,不僅保護了如安德橋、安民橋等一批古跡,更是保存了平望鎮區雙河一島,線形生長的古運河城鎮格局。

  近年來,平望的運河棧道也全面出新,沿河一側廣植應景又宜生的柳樹。沿墻一則新添了一組反映平望歷史文化的浮雕石刻長廊,廊長二百六十米,由八十五幅碑刻組成,人物生動,文字精美,雕刻精細,線條流暢,每塊碑石上有帽石,下有底座,大氣恢弘,給人以一種震撼美。散步的居民及路過的游客據此可以輕松了解平望的歷史文化。

  2014年中國大運河申遺成功,平望鎮也成為運河沿線眾多遺產點而載入世遺名冊。由此,古運河、頔塘、太浦河、新運河四條人工河從東南西北包圍平望鎮,歷經1700多年,終于完成。一座由運河孕育托起的古鎮,綻放出別樣的風采。

  同時,現在貫通平望的公路也縱橫交錯,318國道直達上海。227省道則是平望南北向的交通主干道。蘇嘉杭高速連接蘇州、嘉興、杭州,同時溝通滬寧、滬杭等數條高速公路。發達的水陸交通,使平望徹底融入了長三角一體化核心區。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34.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37.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39.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142.jpg


  二、登上古老的石拱橋

  當我來到平望運河邊觀賞,只見這里的名勝古跡不少,其中安德橋與安民橋兩座古老的石拱橋,看起來十分的恢宏挺拔。

  安德橋在司前街的盡頭,這是一座典型的具有江南風貌的石拱橋,是世界遺產京杭大運河的歷史文化遺存,矗立在大運河上。

  這座橋由花崗石構成,全長49.8米,橋洞高9.3米,跨度11. 5米。安德橋西通頔塘,東連古運河,農舟商船,日夜不絕。橋下水道為鶯脰湖的泄水主道,因此水勢很是湍急。

  古橋初建于唐朝大歷年間,也就是公元766~779年,在南宋淳熙年間、明成化年間、清朝康熙、乾隆年間數度重建,現存這橋是同治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872年重建的。安德橋跨度大,橋孔高,氣勢雄偉,為全鎮35座橋中最高的一座。

  當我來到古運河的東岸,隔河而望安德橋時,只見一方橋孔把古鎮人家盡收眼底。對于安德橋,鎮上還流傳著幾個造橋的美麗傳說。

  有一個傳說,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很有教育意義。相傳,以前這里沒有橋,有一年,來了一個叫刁華的渡工,經常向渡客苛收渡錢。在一個寒風凜冽的冬日,有一位叫安德的窮書生擺渡前往京城趕考。安德向刁華告說,家境貧寒,請求行個方便,并拿出身上僅有的三文錢。這時,船到了河心,刁華說道:“乘我的船最起碼要六文錢,你出三文錢只能乘一半。”說著,真的將船掉頭回去。窮書生安德又氣又恨,顧不得河水冰冷,一頭跳進了河里,游到了對岸。

  幾年過去了,有一天,渡口上鑼聲鏘鏘,來了一位巡按大人,刁華忙跪地迎接。巡按說道:“本官今天只帶三文錢,不知可擺渡否?”刁華聽了,覺得這聲音好熟,偷眼一看,頓時魂飛魄散,原來這位巡按正是幾年前那位跳入河中的窮書生,忙求饒命。

  這時,縣官領了一班人來迎接巡按。聞說刁華之事,要予嚴懲。巡按說道:“此事且慢,本官尚有一事相商:此處無橋,來往行人甚是不便,本官愿獻一百銀兩,在此造橋,不足之數,還望各位解囊。”縣官等聽了,哪有不允之理。不久,一座高大的石橋矗立了起來。大家為紀念巡按的功德,就以他的名字“安德”作了橋名。

  在安德橋的北邊,我見到還有一座古橋,名叫安民橋。安民橋也是世界遺產京杭大運河的歷史文化遺存,橫跨大運河,橋由武康石、青石、花崗石砌置。橋總長36.7米,跨度9米,橋洞高8米,在江南水鄉是少見的陡拱橋。安民橋橋由當時的僧人圓真,建于明嘉靖三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555年。崇禎二年,也就是公元1629年又進行了重建。

  據介紹,以前安民橋東堍有彌陀殿寺,清順治初年該寺曾在橋上建了一座關帝閣,后來倒塌。安民橋重建至今,已有近400個春秋,但依舊巍然矗立著,遠遠望去,猶如是一條蒼龍橫臥在碧波之上。

  安民橋,當地人稱之為北渡橋、北大橋,這橋名是相對于它的南面還有一座石拱橋——南渡橋或者南大橋而叫的。南渡橋的正名叫通安橋,也跨京杭大運河。遺憾的是,通安橋已于上世紀七十年代被拆毀。但在前幾年,發現了兩塊這座橋上的對聯石,一塊上面刻:“文曜西臨發桂香”,另一塊上刻“彩虹影接畫眉春”,看來這兩聯句均為下聯。現在其中一塊對聯石存放在平望水利站里。

  安民橋具有悠久的歷史,東西兩堍也有著古老的地名。西堍是鋪基弄,明代時曾設急遞鋪于此,后來毀了,但其“基”尚在,所以“鋪基”之名流傳了下來。東堍不遠處是城濠里,這地名的由來與元末自稱為吳王的張士誠有關。吳王張士誠在擴地期間,曾在平望下塘修筑了一座土城,以作窺視嘉興等地之用。土城周圍三里,東為旱門,南、北、西三門水陸并通,后被朱元璋手下大將常遇春所破,其舊址被稱為“城濠里”,一直沿襲了下來。

  我覺得,如果說江南的小橋過于嫵媚,那么安德橋、安民橋就非常的偉岸,它們橫波靜臥的姿勢很健美,它的力度、生命的張力毫無保留地顯露出來,不難想象昔日的它是何等的榮耀,傲居一世。特別是安德橋,受到了許多文人騷客的青睞,豪情滿懷地留下了許多詩詞,作為一種美麗的見證,流芳了千古。

  大歷九年,也就是公元774年,當湖州剌史的大書法家顏真卿和張志和,兩位意趣相投的好朋友,乘著顏真卿送給張志和的小小“蚱蜢舟”,乘船從湖州順著荻塘河來到平望古運河畔的鶯脰湖上,登上安德橋遠眺,來到平波臺上喝酒賞景。顏真卿寫下了《登平望橋下作》五言詩,中有“望極與天平”之句。

  一個下雪的冬天,南宋的楊萬里,白天當他來到“小麥田田種,垂楊岸岸栽”的平望,穿過高高的安德橋,古運河上呈現一派熱鬧繁華之景:“畫船如山水上奔,小船似鴨避湖濱。紅旗清蓋鳴鉦處,都是迎來送往人。”

  元朝的張觀,經過平望,寫下《過平望》一首,“驛路三千客,春風十里萍。逢山青未了,回首又長亭。”

  為平望古鎮人津津樂道的是兩位皇帝的留下的詩,清朝乾隆皇帝路過此地,好“到此一游”的他自然也少不了揮毫吟詩 “此間誰是相宜者,聞道前人有志和。”同時又留下一首《平望》詩:“景霽風微湖似鏡,輕帆十里暢人心。樓臺遠近稱吳望,老幼扶攜漸越音。澤滿魚蝦船作市,地多桑柘樹成陰。吾民庶矣思藏富,惟有祈年志倍欽。”也許他想起了爺爺康熙的游船經過平望古運河時的情景:“錦纜無勞列彩艧,輕橈自愛倚船窗。勤民不憚舟行遠,早又觀風向浙江”。

  如今,安德橋、安民橋在時間的旅程里,已經歷經風雨跋涉千年,但我覺得仍不顯老態倦容,表現出超然的沉靜從容,好象它們早已習慣了與自然與古鎮相偎相依,甘愿做一個虔誠的守河人,閑看世事變遷,人物移換。我想,這份談泊,與世無爭的境界,多少能贈于人們一份豁達與開朗。

  我站在安德橋上,只見初冬的陽光在石階上躑躅,游客們來來回回在橋上路過,孩子們上上下下的在嬉戲,吳儂軟語,歡聲笑語隨風過耳飄遠。我覺得,雖然此時沒有詩人激情抒懷,可這人、這橋、這水,本身就像是一首詩,一幅畫,非常的完美。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07.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09.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12.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14.jpg


  三、漫步歷史文化街區

  當我漫步在平望古鎮的歷史文化街區,感受到一條條曲徑通幽的弄堂,仍然伴隨著人們平靜安逸的生活。雖說現代化商品房的興起,原本古鎮上縱橫交錯的一條條弄堂有所消失。但運河之畔,秦家弄,吳家弄,王家弄等幾條弄堂,還是保存得非常完整,仍有很多人家居住其間。同濟大學教授阮儀三等專家普遍認為,平望是大運河沿線歷史城鎮中,傳統運河空間尺度保存最好,城鎮與運河空間聯系最為密切的一座。

  當我穿行在一條條長長窄窄的弄堂,發現那里還保存著一間間古宅,有的歷史悠久,已有百多年,雕花欄桿,落地長窗,斑駁的墻面,古樸的門樓,靜默無言,仿佛讓我聞到了舊時的氣息,仿佛告訴我這里曾經生活著一群群喜怒哀樂的居民,這里曾經有過的一段段悲歡離合的故事。

  秦家弄里的“秦東園”故居,是小鎮上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筑群,前后共三進,現有大大小小房屋17間,秦氏先人建于清道光二十七年,也就是公元1847年。一二進為生活起居之所,第三進為“慶善堂”,前有天井,后有花園,因年代久遠,園內的一棵棵古樹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有桂花、黃楊、紫薇等。

  據介紹,這里有很多品種珍貴的名木,數一數,至少不少于十棵,這么多參天古木,陰蔽四方,想來夏日這里定是避暑佳地。天井中的那棵桂花樹,是秦醫生先祖從日本引進的,每年花開,香飄古鎮,且與本地桂花不同,花能結子,落下后能生根發芽。果不其然,花壇里,天井角落里,長著一棵棵桂花小樹苗。

  秦家是中醫世家,家風淳樸,高超的醫術,更有高尚的醫德,常為當地人義診,不計報酬,有口皆碑。秦老已八十多高齡,卻在耄耋之年,仍不忘為老百姓看病服務,幾十年如一日堅持義診,造福百姓,德披鄉鄰,被評為“江蘇好人”。宅如其人,這座古宅,清雅,高潔,樸素,低調,百多年來,經歷風雨,仍然默默而執著地站立在運河之畔。

  隔壁的王家弄與吳家弄,也是這般狹長幽深,天暗時伸手不見五指,需彎彎曲曲繞過好多小路,才能豁然開朗看到門樓與天井。幸運的是,這里雖然已經大多是殘垣斷壁,但吳家弄仍保存著一座磚雕門樓,上書“業紹詩書”四字,雖然磚雕已經殘破不全,但我依稀可以想象這里原是書香門第,讀書之風該有多么昌盛。

  據介紹,吳氏祖上曾是靠讀書做官發家立業。這里原有十三進房屋,曾經生活著一個大的家族,世世代代書香傳家,我想,這個家族當時該有多么熱鬧與興盛。如今吳氏后人已各奔東西,大多已移居到臺灣、美國等地,漂洋過海,后輩的事業也越發興旺。王家弄呢,這里沒找到王家的后代,我也無從得知他們的故事。

  有弄必有街,平望古鎮自古是交通重鎮,經濟發達之地,自然是商業繁華,街鋪林立。小鎮上有很多風味獨特的小街,沿著古運河就有四條有名的古街,分別是司前街、南前街、河西街和護僧街。如今這些街道已因新鎮的開發而顯得門庭冷落,但仍有很多老居民生活在這一條條古街上。

  司前街,緊鄰古荻塘河,宋朝在街東側建巡檢司而得名,因是鶯脰湖、運河、荻塘河三河交界處,水運便捷,是舊時鎮上最繁華的一條街,今有安德橋、小九華寺、群樂旅社、徐宅等景點。

  來到群樂旅社,我覺得不愧是帶有西洋風情的民國建筑,回字形走廊,弧形車木樓梯,氣派典雅。說起徐宅,不僅是八十年代電影《蘇小小》、《白蓮花》的取景拍攝地,更出名的是,明代馮夢龍《喬太守亂點鴛鴦譜》戲曲中的“憨大照鏡”的有趣故事,就發生在司前街的“徐宅”中。

  南前街,對著安德橋,沿著古運河一路走來,處處有古跡,安德橋邊的城隍廟,已不見蹤影,但東面殘留著一段高4米長68米的古老城墻,原為紀念李世民第十四子李明而建,建國后改為鎮糧管所倉庫,米市十分繁盛。

  北面是八慵園,是清代畫家吳格所建,據介紹,這里曾是楊乃武小白菜從浙江解送進京住宿一晚的地方,也是國民黨吳江縣第四次代表大會的會址,當時肖楚女、柳亞子等均出席會議。

  再往北走,沿著運河向東有條支流,為清代的風月場所——小娘浜,是明代名妓金蘭的居住地,當地人戲稱它為“平望的秦淮河”。

  沿著運河向北走,來到安民橋,往西穿過鋪基弄與市河,來到河西街,街上保留著數條弄堂,河西街沿岸北端有百年老茶館“平安茶館”,南端有著名的國際大法官倪征日奧故居,倪老三歲時入住這里,度過了艱難的童年;1995年和2000年兩次回過故鄉,并在舊居前留影。緊挨著倪家舊居的是殷兆鏞故居,殷乃咸豐、同治、光緒三代禮部侍郎,北京清華園內“水木清華”正中朱柱上懸有他親筆對聯。

  河西街繼續往南,來到護僧街,這里與扇子街交界處曾有一座廟宇,不知發生過怎樣感人的故事而有此名。如今廟無僧空,但護僧街的名字卻世代流傳。廟前曾有一座與安民橋形成南北對峙的石拱橋,當地人親切地稱其為南大橋,如今因為交通不便,已改成可通行汽車的一座水泥平橋,但橋邊一人抱的古樹仍然郁郁蒼蒼,街上的干家弄古民居相對完整。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35.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38.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40.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42.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245.jpg


  四、游覽秀麗的鶯脰湖

  平望鎮南的鶯脰湖,天光水色,煙波浩渺,綠盈盈的湖水和煙籠霧罩的柳蔭,看上去十分美麗和有氣勢。是杭嘉一帶的名湖,它與嘉興南湖、杭州西湖齊名。相傳是吳越春秋時范蠡所游的五湖之一,以其形似鶯的脰(脖子)而得名。

  湖中有一個小島,叫平波臺,由道人周妙圓修筑于明天啟六年,也就是公元1626年建造。以前,拜佛燒香船只凡途經鶯脰湖者大多要上此臺來進香,“平湖秋月”、“鶯湖夜月”之美稱不脛而走。

  鶯豆湖是平望的母親湖。早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就已有先人在這里繁衍生息,并留下了良渚文化和馬家浜文化遺址,燦爛的文化造就了富裕的平望。從這里先后走出了周用、朱天麟、殷兆鏞、潘檉章等歷史名人,也走出了倪征、唐長儒、黃文熙等現代名家。

  宋時有平望人趙時遠情有獨鐘,把鶯脰湖的景色描繪得十分 的深切:“鶯去湖存事渺茫,梵宮占斷水云鄉。四圍煙樹畫圖闊,六月橋亭風露涼。遠近征帆歸別浦,高低漁網掛斜陽。翠微深處一聲笛,驚起眠沙白鷺行。”

  鶯脰湖,古稱“太湖之亞”,江南勝地,明清時期有“鶯湖八景”,名聞遐邇。平波夜月、殊勝曉鐘、遠帆歸浦、驛樓覽勝、爛溪野店、荻塘柳影、桑磬漁舍、元真仙跡這“鶯湖八景”,讓多少旅人流連忘返,引來無數墨客夢牽魂繞。曾引來不少文人雅士吟詩作畫,如范蠡、顏真卿、張志和、楊萬里、陸游、張籍、范成大、湯顯祖都留下膾炙人口的詩篇。“小紅吹簫工唱歌”,就是在這一帶留下的名句。《水滸傳》、《醒世恒言》等名著都有此湖的記述。乾隆帝南巡過平望,欣然命筆《鶯脰湖詞》:“極目煙波天四圍,鶯湖正值早鶯飛。漁人賈客皆歡喜,帆飽還兼春水肥。……”

  鶯湖八景,最迷人的是平波夜月。鶯湖八景,最令人神往的也是平波夜月。夜暮低垂,浪水凝碧,皓魄星空,浮光沉壁。嫩黃的月光靜靜地瀉在湖面,給鶯脰湖掛上了迷人的帷簾。宋朝詩人馬思道中秋過平望,與鶯湖主人一起在夕陽墜影,明月浮光中攜琴命觴,“邀姮娥于清府,訪馮夷于滄浪,駕蘭舟以夷優,據蓬席而概康”,歌詠以陶情,酣酒以適意。汾湖才女沈宜修暮春舟行,夜泊鶯湖望月,看到了“曲堤春滟漾,杜若正芬芳。啼柳鶯猶沚,銜泥燕正忙”,感受到了“碧流浮鏡藻,翠綠靜嵐光。晻映桃花醉,參差菜陌香”,發出了“自堪供眺覽,不必問蕭湘。”的感慨。

  《儒林外史》有“名士大宴鶯脰湖,俠客虛設人頭會”的故事,將平波夜月描繪得淋漓盡致……心地光明,心月一體,“醉橫雙眼長歌里,疑是蓬萊清淺流。” 飄飄然有出塵之想。“安得袁宏同泛渚,滿目風景醉客船。”意綿綿有成仙之欲。

  顏真卿也經常和文人墨客泛舟在風景旖旎的鶯脰湖吟詩作畫。一天,顏真卿來平望鶯脰湖與門客會飲,提議以漁父為題互唱互和,首唱是張志和詞“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源里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顏真卿與陸鴻漸,徐士蘅,李成矩一共和了二十五首,他們傳遞欣賞并互為稱贊。張志和則讓人拿來丹青,剪下白絹為詞配畫,不一會兒就畫了五本花木禽魚,山水景色,古今奇絕無與倫比。這首《漁歌子》反映了他的高遠,超然,脫俗的高尚情操,至今傳唱不息。

  顏真卿來平望總喜歡和張志和喝酒唱詞,張志和也會手搖舴艋小船去湖州會客。張志和好酒,每當喝到酣暢歡快時總要為大家表演水上嬉戲的拿手絕活,他是游泳高手,把席鋪在水面上可獨自在上面飲酒,談笑,吟唱,那張神奇的席在水上像行舟一樣,一來一去,時快時慢,發出“呼呼”聲響,云中飛來的仙鶴也會跟隨他頭頂,岸上觀看的的人無不拍手稱奇。

  那天顏真卿又邀張志和在鶯脰湖雅集,喝到終場時,張志和狂放不羈在水席上舞蹈起來。一陣狂風過來,他突然轉身揮手向顏真卿等眾友告別表示謝意,然凌空乘仙鶴而去,據史載頓時彩霞滿天,白鷺環繞。

  張志和酒后顛狂不幸溺水,顏真卿痛失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萬分悲痛。于是在鶯湖中央的平波臺為他修建了《浪跡先生玄真子張志和碑》亭,詳實記載了張志和的一生,對后人研究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大家寧肯相信張志和升了天這個美麗的傳說,后人在鶯脰湖畔修了“元真子祠”“望仙亭”“望仙橋”,如今還有個叫“上升村”。連乾隆皇帝下江南,路過平望鶯脰湖也凄然留下千古絕句:“春草碧色水綠波,遙看吳岫濯新螺,此間誰是相宜者,聞道前人有志和”。

  鶯脰湖南岸,便是平望赫赫有名的小九華寺了。小九華寺,又名九華禪院,顧名思義應該是地藏王菩薩的道場。從清康熙四十三年始,小九華寺便一直在擴建,至光緒年間,小九華寺才形成了較大的規模。當年小九華寺香火鼎盛,每年農歷七月一日至十月一日,遠近香客畢集,游人紛至沓來。一時文人墨客游蹤不絕,留下甚多吟詠絕句及書畫墨寶。時至今日,小九華寺地占百余畝,殿堂樓閣300余間,繁華依舊。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314.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317.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319.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321.jpg


  五、品嘗平望美味

  一艘漁船,一戶人家,這就是平望運河上的漁民,曾經的生活寫照。平望因運河而興,那里水多,魚蝦也多,那里的美食離不開河鮮。

  中午,我們來到飯店就餐,餐桌上一道魚餅,吃了讓我真的回味無窮。魚餅的具體做法我不是很清楚,據說就是把野生的魚肉剁成末,加入面粉、蔥等,再放入油鍋中炸。當我一口咬下去,外酥里嫩,香脆汁濃。可以說,一道道平望河、蕩、湖里的野生魚鮮味,別提有多美味了。

  而平望鶯脰湖中的銀魚,是魚中的極品,享譽江南各地。要知道,一般的銀魚,細長、柔嫩、透明,通身色白無鱗,頭部有二黑點,是眼睛。鶯脰湖里的銀魚,眼睛不是黑的,而是金色的,實屬罕見。說起來,這里面還有一個浪漫的傳說。

  相傳春秋時,吳王夫差伐越得勝歸來,泛舟鶯脰湖。船上鼓樂齊鳴,大擺宴席。席上有一道菜,為鱠魚湯,十分鮮美,吳王吃得津津有味。他一邊吃,一邊把魚的殘肉剩骨擲入湖中。不多時,奇跡發生了。湖里出現了無數條頭部閃著金光,猶似離弦銀箭的細小白魚,眾人見了,驚異之余,連聲呼道:“大王福祉,鱠余化為銀魚了!”吳王大喜,忙命人用網撈捕。

  捕上來的魚,由廚子烹成羹湯,吳王喝了,贊不絕口,說比鱠魚還要鮮美。有人問及銀魚的眼睛,怎么會是金色的,眾人都說吳王乃大福之人,與金子一樣尊貴,其所食鱠余化成的銀魚眼睛當然應該是金色的。之后,鶯脰湖里的銀魚隨著水流,游向太湖,游向四面八方。各地的河港湖泊里都生長繁殖起金睛銀魚來。

  多年以后,銀魚的眼睛卻由金色變成了黑色。原來,吳王從鶯脰湖回到姑蘇城里后,便居功自傲,沉溺酒色,不思朝政,最后被越國軍隊所困,自刎身亡。這樣一個亡國之君,當然不能與金子相比的貴人了,于是,銀魚的眼睛由金色轉為了黑色。可鶯脰湖里銀魚的眼睛仍為金色,據說,這是上天念及夫差總算當過一國之君,且創立過霸業,才免改其色的。

  平望還有一種美食更有名,那就是鱔絲面。在平望北大街21號,有一家兩開間門面的面店,環境確實有點差,設施極其簡陋,不講究裝潢,甚至連像樣的桌子也沒有,可是他家的面實在好吃,盡管價格并不便宜,每份要25元,奇怪的是天天吃客盈門,還上了中央電視臺,可稱得上是遠近聞名的一碗網紅面。

  他家的鱔絲面因為好吃,所以生意也特別火爆,從上海、杭州等地來的客人,寧可在這里等上一個小時,也要吃上他家的一碗面。據介紹,其實這碗面就是采用傳統工藝,新鮮黃鱔現劃現炒,大鍋急火爆炒,火候特別到位,吃起來沒有一點煙火氣也不帶有腥味,大家都覺得入味好吃,所以被評為平望唯一的“吳江好面”。而“雙澆面”就是一碗面里既有肉絲又有鱔絲,這樣既保留了鱔絲的鮮味,又增添了肉的香味。這次因為行程匆忙,我沒來得及吃上這碗鱔絲面,只能等下次來品嘗了。

  平望的美食好,燒菜的調料也很美味。最有名氣的要算是平望的油辣醬了,這是吳江唯一的“中華老字號”辣油辣醬。

  晚上,我迫不及待地品嘗了從平望帶回家的辣油辣醬,放進嘴里,只覺得辣中有甜,甜中生香,說辣不辣,說不辣還真有點辣的獨特味道。

  在吳江市平望調料醬品廠里,順達醬園、隆達醬園等招牌無聲地訴說著平望辣油辣醬的歷史。據介紹,平望辣油辣醬始于清光緒十一年,至今已有100多年的歷史。以前平望地處江浙滬交界,交通便利,自古客商云集,南來北往的人們也悄然改變了當地一些飲食習慣,綜合江南的甜味和川湘等地的辣味,便誕生了享譽全國的平望辣油辣醬。

  據介紹,平望辣油辣醬一直嚴格沿用老祖宗的獨特秘方,絕不添加色素和防腐劑,保證品質。平望辣油辣醬品質首先從辣椒的選材上把好關選用肉厚、色紅、辣度高的雞腳椒、羊角椒等作為原料。但由于氣候、土質等因素的影響,雞腳椒、羊角椒等辣椒的品質逐漸退化變異,為了保證原材料的品質,廠里選用了品質更為優良的韓國椒、朝天椒,并與蘇北一家農業合作社簽訂協議,直供高品質的辣椒。

  其次是保持傳統的工藝。優質的辣椒選好后再經過去蒂、腌制、粉碎、配料、高溫煉制、罐裝等程序,一瓶瓶辣油辣醬便會新鮮出爐。一般辣椒需用鹽腌制兩個月,腌制是為了更好地保存,可避免添加其它防腐制。腌制好后粉碎也很講究,必須把辣椒籽磨得粉碎看不出來為止,以確保辣醬質地細膩。而辣油辣醬的配料更加玄乎有18種獨門配料,不同的產品起碼有3-8種配料。而至于什么配料,據年說這是廠里的最高“機密”。而后,按45%的色拉油和55%辣椒醬混合燜煮后,將油撇出,經沉淀過濾即成辣油。另外用5%的色拉油和95%辣椒醬混合煮沸,加上適量的白糖便成辣醬。

  據了解,平望辣油辣醬通過高溫殺菌、真空包裝等工藝達到了1年防腐的效果,決不添加任何防腐劑,以保證純天然綠色食品。在吳江水鄉,辣、甜、鮮、色、香、味俱全的平望辣油辣醬,真的讓我體會到到了江南的獨特辣味。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19.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22.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24.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26.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29.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31.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33.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36.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441.jpg


  六、體驗運河畔的“農文旅”“企文旅”融合

  悠久的歷史積淀孕育了平望鎮燦爛的文化遺存,古遺址、古建筑、古街道以及名人故居等如璀璨明珠散落在運河沿線。進入新時代的平望,枕著古運河的榮光,昔日的水路交通樞紐正以開放、包容、多元的發展態勢實現“華麗轉身”,走出一條“農文旅”、“企文旅”融合發展之路。

  平望的運河周邊散落著諸多古村落,是吳文化的發祥地。 當我來到廟頭村,踏進平望長漾里稻作文化展示中心,便嗅到沁人心脾的米香。轉身出來,一望無際的稻浪隨風翻滾,稻稈上綴著金黃的稻穗,一幅美麗的鄉村畫卷躍入眼簾。

  據介紹,近年來廟頭村在原農機倉庫的基礎上,經過一年時間將其提升改建成“米約·長漾里”稻作文化展示中心,集農耕文化展示、稻谷烘干、大米加工等功能于一體。一產重點發展“稻田綜合種養”,推動“種、養、飼” 聯動的一體化發展模式;運用稻田智慧管理、水產遠程監控及蠶桑科技養殖等技術,實現桑、稻、漁有序有機循環。二產重點發展精深加工,強化科技研發投入,加強與龍頭企業的聯動。三產以田園風情為方向,以農旅融合為核心,拓展農業功能,發展集農業休閑、觀光體驗及文化展示于一體的新型農業產業形態和消費業態。

  平望的“企文旅”融合也做得很有特色。 當我來到愛慕生態工廠,沿著自動化裁剪、AGV智能運輸、CNAS實驗室等旅游參觀游線,深入而直觀地了解企業生產工藝和流程。 作為文旅融合的蘇州美山子制衣有限公司,是中國著名品牌 “愛慕”內衣重要的生產基地之一。作為專業的內衣制造商,多年來一直致力于高品質內衣的研究與生產,到目前為止,公司擁有先進的生產設備二千余臺,員工1500多人,30條流水線,年生產能力達到800萬件。憑借先進的管理流程建設、專業的設計加工和技術能力以及嚴格的品質管理和控制,使企業獲得了較為快速的發展。

  目前廠區以生態為特色,重點打造“一帶四區十景觀”的開放式格局:生態工廠濱湖景觀帶、愛慕印象區、工業觀光區、生態體驗區、智能物流園等區域可供游客休憩、游賞、觀景與交流,詮釋愛慕品牌文化內涵的不同意義。分散在四區中的愛慕工廠店、百年內衣博物館等十個標志性景點可以為游客提供知識普及、購物、用餐、娛樂、住宿等多項服務。

  當我走進在盛虹集團全資子公司國望高科的紡絲車間內,只見紡絲卷繞機自動運行,一錠錠絡筒整齊地擺放在繞卷機上飛速轉絲,繞卷機卷滿后自動發出信號,自動絡筒機通過軌道提前5分鐘到達繞卷機旁,接收絲錠,然后通過智能運輸車分批裝載,送至搖臂機器人處,搖臂機器人再將絲錠卸下,擺放在空絲車上,送入下道工序,一切操作都有條不紊。

  在使用機器人之前,這些都要靠人力來完成。國望高科擁有120萬噸差別化纖維生產線及配套的高性能智能加彈設備,研發技術人員170多人,與東華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開展產學研合作,積極參與國內外行業標準制定,直面市場,使得公司產品差別化率達到85%,成為全球最大細旦纖維差別化供應商。

  在兩家企業的整個游覽過程,讓我在大運河邊,真正體驗了從內衣制造、化纖生產到文化科普的一站式旅游體驗模式。

  大運河滋養了平望這個古鎮,2018年實現生產總值157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突破10億元。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的發展, 運河古鎮平望站上了發展新起點。新時期的平望將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以高質量發展為引領,乘著長三角一體化的東風,放大“同城蘇州、接軌上海”的疊加優勢以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為根本,正在努力將平望打造成“古運河經典版,新運河現代版”的美麗新城鎮。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522.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524.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527.jpg

微信圖片_20191111154530.jpg

來源:讀嘉新聞 文字記者:顏偉光 編輯:曹雅嚴 責編:歐林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