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118论坛公式规律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要聞  >  正文
喚醒嘉興文化記憶 | 他心中的禾城文化地圖,請你來完善~~
2019-11-15 09:35:53
 
歲月碾過光陰,城市迭代更新

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如何穿越時光,愈見光彩?

有智者云:城市是靠記憶而存在的。城市是在歷史傳承中進步的。

嘉興,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城市,歷經光陰,依然深深鐫刻在人們心腦,成為美好記憶的,當屬這座城市悠久而醇厚的歷史文化。

然而,歲月浮沉,這座城市的一些地標性文化景觀景點和遺存,遭到了毀滅性破壞,“一損多毀”,有的就此永遠消逝。

美好的東西,總會引發人們的無盡懷念。

今年6月,《嘉興日報》刊發了一篇讀者鉤沉東塔的文章。

市委書記張兵讀報后,當即批示:城市規劃設計和建設過程中,要注意發現和挖掘歷史遺存,必要時可以修復,至少應有些標識。能否像杭州西湖的保護開發那樣,重新找回“嘉禾八景”、“七塔八寺”。嘉興是一座歷史文化極其厚重的城市,所有新的規劃設計和建設都必須建立在對歷史和文化的深入考證基礎之上,并使之發揚光大。

無疑,對嘉興人來說,“嘉禾八景”“七塔八寺”是這座城市重要的文化記憶。

然而,嘉興又何止“嘉禾八景”“七塔八寺”。

2018年11月,嘉興市中心城市品質提升工作指揮部成立,中心城市品質提升工作全面啟動。

喚醒嘉興文化記憶,打造一座讓嘉興人滿意的高品位江南水鄉文化名城,成為城市品質提升工程題中必有之義。

決策者在思考:如何喚醒嘉興文化記憶?

市民們則希冀:嘉興這座歷史文化名城,能讓禾城子民看得見發展,留得住鄉愁,更期待未來。

從今天起,嘉報推出“喚醒嘉興文化記憶”報道,聽取四方聲音,以期集聚八面智慧,繪制出一張嘉興人心中的禾城文化地圖。

如何喚醒嘉興文化記憶?你心中的禾城文化地圖是怎樣的?可留言告訴我們,我們一起來繪制一張嘉興人心中的禾城文化地圖。

                                   ——編者按


11月15日起,《喚醒嘉興文化記憶》系列報道啟動,歡迎建言



一個嘉興人的禾城文化地圖

——地方文化學者崔泉細述他心中的理想文化嘉興



11月10日晚,記者走訪了嘉興資深地方文化學者崔泉森。


崔泉森向記者構畫了一張自己心中以南湖為中心,以運河為紐帶,中軸線串聯的禾城文化地圖。


嘉興文化地點4-01.jpg崔泉森心中的禾城文化地圖 制圖 張利昌


喚醒城市最鼎盛時期的文化記憶


1952年出生的崔泉森,曾是嘉興市圖書館館長,擔任過嘉興市政協常委、文教衛體委副主任,民進嘉興市副主委,嘉興市文聯副主席,現在,他是嘉興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長。


嘉興地方文化,他可謂耳熟能詳。


崔泉森是江蘇南通人,他記得,來到嘉興那天是1979年10月14日。


這40年,是嘉興城市更新最快的40年。


他記得,初到嘉興時看到不少文化遺存,子城譙樓、落帆亭、銅棺塔、秀水兜等,特別是月河,“有幾幢讓我震驚的老宅,那真是我夢里老家的感覺。”


初來乍到,他在嘉興市圖書館工作,受史念等浸淫地方文史多年的老師影響,加上圖書館的工作,讓他對嘉興文化產生了興趣。


40年過去了,崔泉森對這座城市的了解、研究不斷加深,成了很多嘉興人心中的“嘉興通”。


如何喚醒這座城市的文化記憶?崔泉森有自己的想法。


目前大多數人對嘉興的文化記憶,多集中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或者七八十年代,所以七塔八寺等讓人印象深刻。實際上嘉興的文化記憶要豐富得多。


在崔泉森看來,歷經百年浩劫,嘉興能夠保留下來的文化遺存,多是同治、光緒以后重修,特別是太平天國時期,嘉興城一些大型建筑、重要的廟宇,包括運河上幾乎所有大型橋梁,都被戰亂損毀,“明朝時,嘉興城墻修得非常牢固,倭寇都打不進來,可惜也毀于此次戰火。”


雖然經過許瑤光的恢復,但當時嘉興地方凋零,政府資金短缺,“這是嘉興最倒霉之時,嘉興能夠保存下來的文化遺存,精致的已不多。”


一座城市都會經歷發生、發展、鼎盛、衰落、重建等過程,喚醒文化記憶也要有歷史發展的過程,不能片面,要超越這個現狀,要找到它最輝煌時期的記憶。“所以,我們要喚醒的嘉興文化記憶,不僅僅是恢復我們這一代人,或者上一代人的記憶,關鍵是要找到嘉興歷史上最輝煌時期的那些文化記憶。這也是最具嘉興特色的文化記憶。”


對此,崔泉森有總體的設想。


歷史上,嘉興文化最輝煌是在明代,尤其是明嘉靖年間。


所以,崔泉森認為明代重要的文化記憶就顯得尤為重要。“以明代為主,經歷明亡清興之后,到康雍乾三代,嘉興恢復得也不錯,這一時期的文化記憶也很重要。”


煙雨樓

煙雨樓,這是嘉興明代重要的文化遺存。


它始建于五代后晉時期的南湖之濱,得名于唐朝詩人杜牧“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詩意,是當時南湖畔的名樓。


樓毀后重建于明嘉靖年間。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嘉興知府趙瀛疏浚市河,所挖河泥填入湖中,堆積而成湖心島,次年,在湖心島上仿“煙雨樓”舊貌,建煙雨樓,后又經多次擴建、重建,成為具顯著園林特色的江南名樓。


“煙雨樓代表明代嘉興輝煌的頂點。過幾年倭寇就來了。所以嘉興出現煙雨樓是非常幸運的,可以說,如果不是1548年堆起湖心島,建起煙雨樓,之后可能就沒有機會了。這是嘉興歷史上最繁榮的時候。”


與煙雨樓同樣重要的是天籟閣,這是明代嘉興最富庶時期的特征。


“嘉興要展示歷史文化名城風采,要以恢復明代記憶為主,再結合現有文化遺存,這是我個人的一些想法。”


南湖為中心,嘉興文化精神的象征


以南湖為中心,運河為紐帶,中軸為線串聯嘉興文化記憶,這個想法,不只是崔泉森的想法,還是不少嘉興地方文化學者的初心。


崔泉森至今還記得,這一概念的提出。


1993年,崔泉森成為嘉興市政協第三屆委員會委員,與史念、王福基等大批資深地方文化學者同屬文化組。


這是他真正關注地方文化的開始。多年來,他與文化組的同仁共同為嘉興地方文化建設做了很多努力。


他還記得,王國平擔任嘉興市委書記時提出嘉興文化發展戰略,組建市旅游局,發展旅游。


“當時嘉興人普遍認為,嘉興有什么好玩的。我們做了一份有關文化資源的調研。”他們從地方志記載中,梳理了大批有歷史文化積淀的點。“以王福基老師為代表,我們提出以南湖為中心,運河為紐帶,串聯運河沿線各文化遺存的概念。”


此后經年,隨著城市更新,他們又根據現狀多次更新這一設想。


崔泉森退休后,有更多時間去研究地方文化,“嘉興十個文化之謎、運河文化、嘉興早期歷史、嘉興城市特點等,我都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理性思考。”


如何以南湖為中心,運河為紐帶,中軸為線串聯嘉興文化記憶,崔泉森有自己的邏輯。



南湖非常重要。


以紅船精神為核心的南湖紅色文化,已成為今日南湖文化之魂。


但南湖不僅有紅色文化,對嘉興來說,還擁有不斷更新迭代的歷史文化內涵。


南湖三國時稱陸渭池,唐代改名南湖,后又稱滮湖、鴛鴦湖、馬場湖和東南湖等。


文星橋

“早期南湖是嘉興城市的供水保證,是嘉興城市發展的一個重要實體。”滮湖,指水系匯聚之地。崔泉森認為南湖對嘉興城市格局影響很大,是具有實際功能的空間,“既是城市地理空間、水空間,也是城市文化中心,是嘉興文化精神的象征。”


南湖周邊文化積淀深厚,歷代文化建筑扎堆,除了煙雨樓,還有會景園、潘師旦園、柳氏園、高氏園、勺園、梅溪八景、水心亭等。


“南湖這個中心,煙雨樓是比較重要的點。”


南湖除已重建的會景園、勺園等,還有新修攬秀園等,目前,湖濱區域的改造提升工程正穩步進行。

崔泉森更多是在考慮如何將南湖與周邊及西南湖連接,增加南湖文化記憶的縱深感。


日旸橋

曹王廟東有明代古橋日旸橋,如今也在遷建。受限于西面鐵路橋的高度,小型游船可從文星橋經日旸橋,穿南湖大橋,到西南湖,達放鶴洲;大型游船,崔泉森則建議從南湖革命紀念館旁,進海鹽塘,右轉入長鹽塘,可達西南湖。“將南湖、西南湖、梅灣街、放鶴洲,連成一片,拉長縱深感,也豐富南湖區域的文化記憶。”


崔泉森覺得,目前梅灣街文化元素逐漸豐富,有清芬堂、朱生豪故居、金九避難處、韓國臨時政府舊址、汪胡楨故居等。


放鶴洲自然環境不錯,但缺少文化積淀。放鶴洲故事很多,唐德宗賢相陸贄建宅園于此,唐文宗時宰相裴休在此建別墅,南宋詞人朱敦儒避居于此,明末時朱彝尊叔父朱茂時重建放鶴洲。崔泉森建議恢復朱敦儒、朱茂時等故居。特別是朱敦儒,金兵南下,朱敦儒從洛陽避難而來,“這代表嘉興文化一個特殊時期,嘉興文化底蘊深厚,真正開始是南宋,朱敦儒就是這個時期的典型代表。”


“喚醒城市文化記憶,也要活起來,文化需要傳播,旅游是很好的傳播手段。”崔泉森建議深化細節,把現有元素利用起來,拉長旅游線。比如南門頭,可通過水陸運輸,將南湖文化旅游和其鏈接。


運河為紐帶,喚醒千年運河文化記憶


落帆亭

隋煬帝開鑿江南運河,與邗溝、通濟渠相通,自北而南,流經嘉興,穿百步橋、杉青閘、端平橋,經分水墩分流,主干道經北麗橋、望吳門,穿通越門、西麗橋出城向西南而去,至三塔。


從此,嘉興的歷史命運與大運河緊密相連,因此而生,因此而興,到明代達到鼎盛,成為魚米之鄉、絲綢之府、文化之邦。

近1400年歷史的大運河,對喚醒嘉興文化記憶尤為重要。一直埋首嘉興運河文化研究的崔泉森感受尤甚。


他希望恢復運河上的兩座城門,望吳門和通越門,“望吳門通蘇州,通越門通杭州,這是嘉興水陸交通最重要的兩個城門,也是吳越文化交融的象征,恢復這兩座城門有一定的象征意義。”


令崔泉森念念不忘的還有重新打通北京路。


北京路早年叫塘灣街,東起端平橋,西至北麗橋堍。


“百步橋、塘灣街到中基路,是嘉興北門外水陸交通的主線,也是嘉興城市發展的一條動力源。”過去城市發展主要靠水陸交通,除運河外,沿線有塘路,從百步橋、杉青閘路,到塘灣街、中基路、柵堰街,就是過去嘉興的塘路。目前,北麗橋到中山西路橋這段塘路還不是很通。“塘路最重要的是北京路段。文獻記載,這里正對望吳門,直達蘇州,是整個水陸交通的交匯點,也是嘉興脈絡的主線,是嘉興氣運所在,有近2000年歷史。北京路一斷,切斷了嘉興的根脈,喚醒文化記憶,這是最大的記憶。”


文生修道院

崔泉森建議拆除嘉禾北京城,恢復塘灣街。打通塘灣街,就可以將蘆席匯、風箱匯、月河、分水墩、落帆亭、杉青閘、雙魁巷、文生修道院、百步橋,連成一片,“這是嘉興運河文化最集中的地方,能做成很好的旅游項目。目前已有‘月蘆文杉’項目在實施,但北京路不通,是大大的遺憾。”崔泉森坦言,目前不一定立刻做,但至少從恢復嘉興文化記憶的角度,是必須的。“改革開放以來,嘉興城市建設成果豐富,敗筆也有。我們要尊重這座城市。”


運河流至通越門。在這里,有嘉興官道西大街,天官牌樓街就在這條路上,崔泉森以為這是嘉興明代最漂亮的路,大致指今中山路從禾興路段到西麗橋。“過西麗橋,就是三塔塘,從天官牌樓街到三塔塘,是牌坊一條街,有幾十座牌坊。有趣的是,天官牌樓街的牌坊是跨路而建,三塔塘的十三座牌坊則與路平行。”


血印禪寺

“三塔路,是展現嘉興文化最佳的路之一。”過去這里有三塔塘、牌坊群、岳王祠、茶禪寺等,不僅體現運河文化,也體現明代嘉興科舉文化的發達。崔泉森認為從現實角度上,三塔路紓解交通有必要,但從長遠角度這條路非常適合文旅,目前已有岳王祠、血印禪寺、三塔、通越閣、西麗橋,“如果西麗橋東恢復通越門,就更有意思了。”


從百步橋到三塔,這是崔泉森設想的一條運河文旅之路,是運河文化的脈絡,也是嘉興城市千年文化的記憶。


中軸線,嘉興城市記憶聚集地


子城

2019年嘉興市政府工作報告在談到打造高品位的文化名城時說,“圍繞古城文化,建設中山路中央文化大街,串聯瓶山、子城、壕股塔等歷史遺跡,打造展現嘉興歷史文脈的城市中軸線。”


崔泉森也認為城市中軸線是喚醒文化記憶的重要區域。


今年崔泉森在嘉興市圖書館,開講嘉興城市的起源與發展,他發現嘉興城市從六朝到唐代以及五代發展的一條規律,“嘉興城市原是沿韭溪(禾興路)發展,重點是東岸,隋開運河后,城內沿運河發展,韭溪和運河之間就是子城。這條線,是嘉興城市逐漸形成過程中發展的主軸,也是嘉興城市的記憶,包括嘉興城里文化記憶積淀最多的地方。”


怎么體現?崔泉森覺得重點是子城。


瓶山

現在已有子城遺址公園項目正在進行。城市中軸線中其他如嘉興天主堂區域、瓶山等都在規劃建設中。


“中軸線的規劃建設很重要,也很困難,制約比較多。”崔泉森希望中軸線規劃契合其風格和功能,從長遠看,要體現嘉興歷史文化的厚重。他覺得不一定現在全部到位,但要有整體上的考慮。在條件許可時,進一步細化,提升中軸線品質。


這里已有子城、嘉興天主堂、瓶山、月河、嚴助墓、嘉興畫院等,已經擁有不錯的城市文化基因。


這里曾有天寧寺等,“天寧寺很有特點,曾是嘉興水閣最多的地方,如今河道已無,想恢復很困難。歷史建筑的恢復重建要立足現實,有必要、有條件的才恢復。”


天籟閣是崔泉森認為一定要重修的歷史建筑,“這是嘉興歷史上一個重量級的文化資源,是世界性的收藏圣地。放在瓶山西側比較好。”天籟閣原址有兩種說法,其一便為瓶山西側。


崔泉森認為項元汴時期,天籟閣應該不大,長什么樣,不得而知,今天重修并沒必要原樣修復,只是借用其名,建筑風格明代為主,與瓶山協調,與周圍環境和諧。“在建筑上和子城的譙樓、嘉興天主堂形成呼應,三者可在城中心形成群體性的建筑展示。”


嘉興天主堂

重修后天籟閣怎么利用?


崔泉森覺得一部分可用來展示與項元汴有關的收藏文化,甚至擴充到嘉興的收藏文化。明清時嘉興收藏文化是一個很重要的特點,特別是明代,僅項氏一人就可在全國立足,何況是一個群體。另一部分,崔泉森覺得可展示新的書畫藝術,“這是一個藝術空間,既是歷史的,也是當代的。有不斷更新的藝術展示,不僅能吸引游客,也可與本地人互動。”


重建標志性建筑,禾文化最大體現是嘉禾墩


談及嘉興歷史文化特點,除紅色文化、運河文化以及吳越文化交匯,崔泉森覺得禾文化不可忽視,嘉興歷史的起源與此有關,絲綢文化也很重要,運河同時也是絲綢銷售帶,明代嘉興發展鼎盛也來源于當時織造業的發達。


喚醒城市文化記憶,崔泉森覺得這些文化都要體現。


比如禾文化最大體現是嘉禾墩,這是嘉興城得名之由,也是嘉興城市文化的起源。“能找到遺址固然好,找不到,也要有適當體現。”嘉禾墩野稻自生,說明嘉興環境適合水稻生長,但嘉興真正成為糧食主產地,是唐代浙西觀察使李德裕委任大理評事朱自勉在嘉興興修水利、屯田以后,雀墓橋就是中唐時屯田的體現。


七塔八寺,是嘉興人重要的文化記憶,同時,也是嘉興佛教文化的重要體現。明代嘉興是中國佛教宗教改革重鎮,有代表人物紫柏大師,有《嘉興藏》,七塔八寺中的楞嚴寺就和嘉興明末清初佛教改革有關。


“我們說七塔八寺,實際上最重要的是東塔和真如塔。東塔是嘉興最早的古塔,最秀麗,是嘉興城東登高望遠的最佳所在。東塔寺初建于六朝,隋朝置塔。”


近來,東塔附近住宅區拆遷,崔泉森認為重建東塔的時機已經成熟,“若是作綠化或者一般用地,不如做有形象、有文化內涵,能喚起記憶的文化用地。我理想中,重造東塔,甚至恢復部分東塔寺。”如果有條件的話,他覺得可以整體考慮重建。


三塔已復建,如果有可能,他建議重修茶禪寺。“嘉興的歷史文化建筑,常常文旅兩層皮。三塔如結合茶禪寺,文化內涵更加豐富,這里有蘇東坡遺跡,有乾隆六下江南,兩者組合可以發揮旅游功能。”


“標志性建筑的重建,如果舊址仍在,有條件盡可能恢復當時歷史的狀態,每個建筑在那個地方是符合城市發展的內在邏輯的。”歷史標志性建筑不可能都恢復,但有必要、有條件、有代表性的建筑,選擇性恢復一些未嘗不可。比如真如塔在原地重建已不可能,也可考慮易地重建。


恢復代表性老地名,恢復宣公橋


崔泉森覺得恢復代表性老地名也是喚醒城市文化記憶重要內容。


比如二號橋,可改回五龍橋。五龍橋曾是有文獻記載,嘉興運河上最早的古橋,明代三塔塘有龍王廟,三塔龍王在明初下詔冊封為“定岳鎮海瀆神”,春秋兩季有祭祀,祭祀就在五龍橋附近。比如南門大街和北門大街古地名恢復,和嘉興城市方位有關。


“嘉興中山東橋,可恢復為宣公橋,這是東門外很重要的一座橋。”談到東門,崔泉森又提及南門外西南湖進城曾有通濟河,是入城南主要河道,也是老運河的一段,造南湖大橋時被填,在環城路和禾興路交叉口東南有小塊綠地,是通濟河遺址,往東向自來水公司,有小片綠地,是濠河遺址,“可以打通通濟河和濠河遺址,在交匯處做小型雕塑,標示澄海門水門遺址。”


在崔泉森設想中,有宣公橋、澄海門遺址,再重修望吳門、通越門,嘉興四個城門都有了記憶的寄托。


(老照片翻拍自《嘉興影蹤》,攝影許巖,浙江攝影出版社1999年出版)


11月15日起,《嘉興日報》推出“喚醒嘉興文化記憶”系列報道

你可以進入讀嘉新聞客戶端人文頻道,在本文后面留言;也可以在“江南周末”微信公號本帖下方留言。

來源:讀嘉新聞 文字記者:陳蘇 編輯:陳蘇 責編: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